快捷搜索:  

茅台高管沉浮:销售滋生贪腐,晋升阶梯成悬崖

就在贵州茅台(600519.SH)市值突破2万亿元之际,茅台反腐和“换血”亦在持续。

7月7日,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家齐,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李明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调查。

次日,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酒销售公司”)再度对外传出管理层更迭的消息。

其中,董事兼总经理马玉鹏,董事吴德望、刘世仲、陈华,以及监事雷海龙、张贵超、杨骏等7人全部退出;张迪成为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罗正才、邹洪芳担任董事兼副总经理,王华林、杨秀权为副总经理,此外,还新增董事刘妍,监事王光强、张正海、罗怀国。

一个月前,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向平上任仅仅三个月即卸任,王晓维重新接任董事长。

至此,自袁仁国被“双开”以来,已有13名茅台原高管落马,其中大多来自茅台销售体系。而茅台酒销售公司高层也完成了一场彻底的人事“大换血”和“去袁仁国化”。

在茅台体系中,茅台酒销售公司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里是茅台统筹部署市场工作的核心单位,也是茅台高层晋升的主要阵地之一,不少茅台高管都曾有在茅台酒销售公司任职的经历,进而步步高升。

光环之下,这里更是一个“火山口”。作为茅台腐败的高发地带,绝大部分茅台高管落马均与茅台酒的销售有关。茅台酒销售公司三任董事长袁仁国、杜光义、王崇琳,以及茅台酒销售公司原总经理马玉鹏、原副总经理雷声已相继落马。刚刚落马的李明灿亦曾在茅台酒销售公司担任过经理等职务。

茅台酒销售公司之所以成为腐败高发地,与茅台酒营销体系密切相关。高层大换血,往往也酝酿着新一轮的改革。

“茅台作为国企,人事变动是合乎逻辑和发展趋势的,时代在变化,新生代的佼佼者开始布局新时代的市场,如何顺应市场经济发展趋势,如何更好管控,相信国家、政府对社会前沿的敏锐嗅觉和调控即可,什么样的人能成为高管和茅台要怎么发展,目前的融合还无法评价。”7月12日,茅台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3任董事长的“罪倒”人生

一边是晋升的阶梯,另一边则是贪腐的悬崖。在茅台酒销售公司历练之后步步高升,继而彻底坠入深渊,这是茅台大部分落马高管的人生轨迹。

袁仁国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袁仁国时代早期,他除了是贵州茅台一把手之外,还长期担任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一职。

茅台的辉煌离不开袁仁国一手缔造的营销体系。时针回拨到1998年的夏天。金融风暴席卷亚洲,国内白酒行业受到严重冲击,昔日“皇帝女儿不愁嫁”的茅台酒也开始犯愁。正是这一年,茅台酒厂转轨改制,时年42岁的袁仁国被任命为茅台集团副董事长和贵州茅台总经理。

临危受命,袁仁国决定把第一把火“烧”在营销体系上。一个月后,茅台成立销售总公司,袁仁国亲自选拔17位营销员,组建茅台史上第一支营销队伍,打破了计划经济的销售体制。

在经过培训之后,这支被称为“敢死队”的营销队伍迅速奔赴全国各地市场。到了年底,茅台不仅如期完成了销售任务,更创下了当时历史最好水平。

这一年成为了茅台崛起的起点,也成为了袁仁国在茅台职业生涯的转折点。2000年,袁仁国接过“茅台教父”季克良的衣钵,成为贵州茅台新一任掌舵者。同年5月,茅台酒销售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95%,第二大股东为茅台集团,持股比例5%。

袁仁国曾长期把持茅台酒销售大权,从2000―2011年10月的这10余年中,他一直担任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一职。其曾多次在不同场合上讲“酒卖给谁都是卖”,“这是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纪委不要管得太宽”。

根据调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等。

作为茅台酒销售公司第二任董事长,杜光义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同样是茅台酒销售公司。

从其履历来看,1999年3月,杜光义任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经理,此后历任贵州茅台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并于2011年底升任茅台集团党委委员、董事。

在袁仁国卸任董事长之后,杜光义重回茅台酒销售公司,从2012年5月起兼任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

也是从这一年起,白酒行业整体进入深度调整期,在杜光义掌舵期间,消费结构实现转型,政务公款消费基本退出,社会消费崛起。

2015年12月,60岁的杜光义在茅台办理了退休手续。2019年12月11日,已退休4年的杜光义落马,晚节不保。

在杜光义落马的9天前,2019年12月2日,贵州茅台前副总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王崇琳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黔西南州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王崇琳是倒在“火山口”的第三任董事长。出生于1969年5月,王崇琳自1997年担任茅台酒厂保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以来,在茅台任职超过21年,升至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等职务,负责茅台酒的销售工作。

王崇琳执掌茅台酒销售公司期间,正是茅台酒价格飙升最疯狂的时期。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53度的飞天茅台酒涨至2000元以上,茅台的各类销售渠道均存在着权力寻租空间,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同时,经销商囤货惜售、黄牛党炒货、串货与假货等各种乱象频发,市场濒临失控。

2018年11月,王崇琳被调任贵州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此时距离王崇琳50岁还差6个月。

今年7月10日,茅台学院原副院长助理李太明“受贿清单”披露,李太明正是王崇琳之妻。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李太明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她为茅台酒经销商在签批零售茅台酒、增加合同计划量、专卖店日常管理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名牌手提包、手镯、珠宝项链等财物。

这种家族式腐败也凸显了企业管理混乱。贵州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夏红民在接受《中国纪检监察报》采访时,将落马的茅台高管们称为“靠酒吃酒”的“酒蠹”,表示必须聚焦重点领域,把国有企业反腐放在重中之重,严肃查处靠企吃企问题。

“火山口”上的窝案

以袁仁国、杜光义和王崇琳为首,茅台酒销售公司更上演了一场贪腐窝案。从董事长到总经理,再到副总经理和经理,贪婪和腐败腐蚀着内部的每一个层面。

2016年1月,马玉鹏出任茅台酒销售公司总经理一职。彼时,原茅台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崇琳升任贵州茅台副总兼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后,马玉鹏升任为二把手。

在此之前,马玉鹏曾担任茅台酒销售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职务,主要从事基建管理,分管干部选拔以及纪律方面工作,并没有一线销售经验,升任茅台酒销售公司总经理后主要对茅台酒销售进行管理和整顿。

上任3年之后,马玉鹏落马。2019年11月19日,黔西南州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披露,马玉鹏涉嫌受贿罪一案,由黔西南州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黔西南州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黔西南州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马玉鹏作出逮捕决定。此案目前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茅台酒销售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雷声紧随其后尘。

2020年1月19日,黔南州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雷声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黔南州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20年5月,雷声涉嫌受贿一案,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贵州省罗甸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向贵州省罗甸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区域管理层是贪腐发生的另一集中地。今年2月,茅台酒销售公司原华东大区经理罗爱军因涉嫌受贿被逮捕。

在落马的原高管中,亦有不少曾在茅台酒销售公司任过职,其中就包括李明灿。

李明灿于1994年进入茅台酒厂,从供销公司业务员起步,历任贵州茅台酒厂销售公司副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副经理兼华中片区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副经理兼市场科科长、茅台酒销售公司经理等职务。2015年7月,李明灿升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

今年3月,李明灿的职务调整为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4个月后落马。今年7月,李明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贵州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原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电商公司”)董事长聂永的人生坠落轨迹和李明灿相似。

1971年出生的聂永比李明灿小一岁,但都是在1994年参加工作,从其履历来看,他在茅台酒销售公司任职长达10年之久,2004年以来,先后担任茅台酒销售公司专卖店管理科科长、专卖店管理部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副经理等职务。

2014年6月,茅台电商公司成立。彼时,聂永兼任茅台电商副经理职务(主持工作),之后离开茅台酒销售公司,成为茅台电商董事长。

在茅台营销体系的改革和控价中,茅台电商曾被委以重任。茅台方面曾表示,力争茅台电商三年内独立上市。令人唏嘘的是,茅台电商一步步沦为鸡肋,最终被解散。

聂永的晋升之路也随着茅台电商的没落而止步。2018年底,聂永落马,获刑3年2个月。

而其治理下的茅台电商也沦为贪腐重地,茅台电商原系列酒事业部负责人王静和茅台电商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肖华伟也相继落马。

不难发现,茅台13位落马高管皆与茅台酒销售市场有关,他们或利用茅台酒行贿,或违规批准茅台酒批条。而其中多位更与袁仁国有着多年的工作交集。

7月13日,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茅台酒销售公司是厂商对接的最后一个出口,亦是实权在握的公司,在茅台体系的地位极其重要。之所以会成为腐败重地,无非是“平价茅台一瓶难求”“茅台实际成交价远超建议零售价”,使得茅台酒销售公司各个环节都存在“利益输送”的可能。

换血持续

李保芳时代的持续“换血”下,昔日茅台旧将相继离开,来自政府部门的“空降派”逐渐接管茅台集团和上市公司实权。在现阶段的10名茅台集团高层中,就有6名为“空降派”。

今年3月3日,茅台突然换帅,掌舵这艘千亿巨轮4年多的李保芳挂印而去。同样来自政府内部的前贵州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高卫东由此接棒,茅台进入“高卫东时代”。

在加快形成“酒香风正人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的目标下,茅台酒销售公司迎来人事大换血。

今年6月,王晓维接替向平,重新接任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一职。事实上,王晓维也是茅台2018年“大换血”以来,首位技术出身、从茅台内部擢升起来的高管。

2018年11月,还是制酒二十五车间党支部书记兼副主任的王晓维临危受命,接任茅台酒销售公司党委书记兼董事长。2020年2月26日,王晓维被推选为贵州茅台副总经理人选。

巧合的是,一份名为黔茅股份任(2020)2号文的文件披露,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由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茅台集团营销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向平担任,该文件落款时间也是2020年2月26日。

然而,不到3个月,王晓维再次接管茅台酒销售公司,总经理一职则由张迪出任。资料显示,张迪此前为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茅台酒销售公司换帅之后,茅台直营改革再次取得进展。6月下旬,贵州茅台与22家直销渠道正式签约。

7月12日,一位接近茅台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茅台酒销售公司在整个茅台集团的地位非常重要,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销售公司都掌控了茅台的命脉,销售公司若出问题,整个茅台就会出问题。以前茅台的高管,多数都是从生产到销售,然后再进入高层。之前落马的这些高管,都是经历了茅台的几次行情周期,新出任的高管恐怕没有多少亲身经历过低潮行情。

7月13日,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茅台酒销售公司此次人事调整是上一轮企业人事交接的后续与深化部分,同时也释放出茅台将会继续加大改革,并且深度反腐,与不良风险切割等多个意图。

欧阳千里认为,一般而言,人事大调整是销售体系改革的前奏。高卫东时代茅台销售体系的改革和持续反腐,是建立在李保芳时代的基础上,呈现出“力度更大、范围更广”的态势。

茅台直营改革依旧任重道远。上述接近茅台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茅台目前推行的直营改革是从厂家到电商或商超渠道,但大多数茅台酒又经过黄牛到酒商手里,然后才到消费者手上,其实是增加了流通环节,并没有有效地缩短环节。

“用圈子里一个评价来形容:茅台不是在增加经销商,而是在增加大黄牛。”上述接近茅台人士称。

人事大换防之后,茅台销售体系将会推出怎样的改革措施,能否破解销售体系的弊病,这一切尚待考验。

“人事变动以及机构改革措施的落实,会对茅台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个应该交给市场和消费者来反馈,短期时间是看不出来的。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用市场经济来考验这些新任领导们的真材实料,是否能带领茅台步入更辉煌的时代。高层的选拔现在都是省委省政府直接委任,要相信政府的要求肯定是更加严格更加公正更加合理的。”上述茅台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责任编辑:韩艺嘉)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茅台高管沉浮:销售滋生贪腐,晋升阶梯成悬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